风城烟月🕊

瞎写写文的咸鱼王
叫阿月好吗
请找我玩!

b站、网易云同名(疯狂暗示

扩列请私信我♡_(:з」∠)_


橙海前面是太阳哦。

蔡居诚x你 融雪

 一---二---三---
失踪人口复健开始!
私设你是华山女侠-0-

 

 蔡居诚听见门口梁妈妈谄媚地笑声时,心里烦躁起来,手中握着的酒杯晃了晃,撒出一片金黄。

  “居诚,开门!”梁妈妈扯着嗓子,把木门拍得砰砰响。

 蔡居诚正要发作,梁妈妈已推门而入,身后站着个女孩子,着一身白衣,一头青丝披散在肩上,一双杏眼笑盈盈地瞧着他。

 蔡居诚在武当山待了许久,往来的女香客向来都博不得他一瞥,却偏偏在你这一笑里晃了神。

 一愣之下,你已经自行在桌旁坐下,指甲轻轻敲着桌上瓷盘纹着青花的盘沿,笑道:“原来你便是武当被驱逐的蔡居诚,今日总算是见着了一回。”

 “你果然是邱居新派来嘲讽我的,是不是!”蔡居诚怒不可遏地从剑匣中拔出一把剑,暗暗发力朝你挥来。

 你懒洋洋地拔出腰间佩剑拨开来剑,朝着蔡居诚笑道:“蔡师兄可别这么猛撞,这玲珑坊可非动武之地。”

 蔡居诚见自己使了五成内力发的剑被你轻巧地拨开,心中暗自称奇,只得一抚长衫坐在你对面。

 你却自顾自地倒酒,时不时睨他一眼,只见得蔡居诚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屋里沉寂得只剩下两个人轻微的呼吸。

 蔡居诚偶然向你腰间一瞥,看见了一支色泽光润玉箫。

 “玉箫配剑,你可是华山弟子?”

 你抬头望他一眼,却没有回答。

 你叹了口气,在桌上丢了一袋银币,站起身来。

 “天色已晚,高师姐说过女子不可独身在外,蔡师兄,我先告辞了。”你掀开窗板,一跃而下。

  蔡居诚转过身来,只见你白色的衣袖在暮色中时隐时现,再去分辨,已然不见。

 你此去一别,便是半个月。

二    
      你是见过蔡居诚的,只不过是风头正盛的蔡居诚。那是你还是华山刚入门的小师妹,只学了点皮毛,就跟着华真真师姐到金陵去卖灵芝。金陵人多眼杂,你们两个又都是小女孩,一个穿着皮袄的男子踱到你们的摊位旁,一双油腻的大手在灵芝上摸来摸去,可就是不提价格。

  华真真不耐烦了,朗声说道:“大叔,灵芝一斤两百两。”
   
   刚刚还对着你笑的大叔突然变了脸,恶狠狠地踢向你的桌子,嘴里谩骂着:“这年头做生意的都不讲道理!还不让人看了!怕不是掺了下等货,怕别人发现啊?”说着说着还摸了几朵灵芝就要走。

  突然从一个角落走出了几个少年,为首的那个穿着黑衣金冠,一把拦住他,“放下灵芝再走。”那男人向后就是一拳,少年从剑匣里拔出一把长剑,挡开男人的一拳,接着向前一挥,剑锋已经刺破了男人胸前衣襟。

  那男的吓得往后一跌,把怀里灵芝掏出来往地上一扔,一下子就跑得不见踪影。

  少年把灵芝捡起来,放回你的柜台上。灵芝早就被弄得蔫蔫地,眼见着是卖不出去了。你嘴角一撇,想着上山之后定要被华师兄骂,眼泪都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那个少年摸了摸你的头,你抬起头来,眼前的少年眉形似剑,如墨的眼深邃,却透着桀骜。“没关系,”他从怀里掏出一百两银两,“这些我买下来了。”“蔡师兄,那可是朴师叔刚给你的零用钱。”旁边的白衫少年提醒道。“没关系。”

  你拽了拽他的衣角,“敢问少侠大名?”

  他朝你微微一笑,“武当蔡居诚,有扰姑娘了。”他的眼里是骄傲和自信。

  你在心里默念着,蔡居诚。手握紧了又松开,脸上漾起了笑容。

  谁知道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处处受人追捧的蔡居诚,竟然成了他人口中的武当叛徒,是个武林里笑话。你攥紧了衣角,想要帮他渡过难关,就像是幼时他帮你那样。

  你拿起倚在墙角的长剑,一跃而出。

   那日蔡居诚趁着夜时清静,在室内修炼幼时师叔传给他的内功心法。屋顶上突然响起一阵阵杂乱的脚步,碎瓦残砖顺着楼顶掉落。

 蔡居诚眉头一皱,起身越出窗口,向上一探,却是大吃一惊。

 眼前身着白衣,手执一把长剑的女子必然是你了,而你面前面容狰狞的男子,竟是他念念不忘的,使他堕入这种风月之地的的翟天志。

 你一跃而起,舞动剑柄刺向翟天志,他只淡淡抬头看了你一眼,眼中透出的冰冷的目光看得蔡居诚都觉得悚然。他只以赤手空拳与你相战,长剑在月光下挥舞闪烁,翟天志将门户守得极其严密,还在渐渐向外扩张,你的长剑几乎不能近身,但他也伤不了你。

   只见得你突然大喝一声,挑起长剑向上跃起。 翟天志抢先一步,右掌向你头顶拍落。你向左闪去,谁知他那一掌只是虚招,左手伸出,已点了你右臂麻穴。你手指一松,长剑掉落在了地上。

 蔡居诚知你处境不妙,暗自在手中扣上一枚毒菱,只要翟天志向你下了杀手,立即就要出手。

 翟天志捡起长剑,你自知不敌,却不退让,拔出腰间玉箫,死死抵挡,一步步得退向楼顶边缘。翟天志突然收手,冷笑着道:“那武当叛徒有什么好的,你要这样已死相救?”

 你咬紧牙关,却不回答,只是挥起玉箫向他胸口点去。翟天志长剑格挡,剑锋一转刺向你的衣袖。你反而不偏不移地迎了上来,左手扣向他的脉门。

 翟天志没想到你是求两败俱伤,自己的生死伤亡早已不顾,慌忙向右闪躲,长剑却已刺入你手臂寸许。

 红梅染红了白衣,虽说不是什么致命伤,蔡居诚看着你右手手臂上伤口流出的血,左肋里的什么地方突然盛满了酸涩。

 你夺过长剑,向翟天志挥去。

 翟天志所识之人,都是以己利为重,他何曾见过你这样无所畏惧的人。“你疯了!”翟天志不可置信地看着你,身影一闪,已跃上了五福楼。转眼之间,他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蔡居诚跳上楼顶,一把扶住已经瘫软下来的你,抱起来跃回房间。

 他把你扶上床,简单把伤口包扎了一次,替你掖好被子,自己从床底搬出一床被褥,在地上铺开,躺下来看着窗外。

 皓月当空,深蓝的天空下又是平静得没有波涛的夜。

    蔡居诚是被颈旁吹来的热气痒醒的。转头一看,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床上滚了下来,却也没被吵醒。你梦里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正抿着嘴微笑。

 蔡居诚正要猛的推开你,又看到了你手臂上泛红的绷带,又放下了手,起身凝视着你。

 你正酣睡着,一头瀑布般的青丝散落在枕头上,脸是红灯映雪的红,衬得你的面容更加姣好。长卷的睫毛挡住了平时流转着潋滟的双眼,蔡居诚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兴致,俯下身来数你的睫毛。“昨天晚上又是何必呢。”

 你突然睁开了眼,噗嗤地笑了一声,吓得蔡居诚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扶住桌沿。

“嘶----”你起身牵动了手臂上的伤口,痛得你皱了皱眉。蔡居诚伸手去扶你,却被你推了回去。

  “蔡居诚,你是不是有一点儿喜欢我?”你看向他的眼睛。有人说那墨色里只有冷硬的坚石,可你总觉得,他只是一团雪,看着像冰一般坚硬,可鼓起勇气触碰到他的时候,却又是那么柔软。

  蔡居诚别过头去,“你可别自作多情。”

  你笑着戳了戳他泛红的耳尖,“蔡师兄,你这叫欲盖弥彰。”

  后来蔡居诚想起这段往事,敲了敲正躺在他腿上看书的你的脑袋,“你当初怎么那么确定我喜欢上你了?”

  你把埋在书里的脑袋抬起来,嫣然一笑“我怎么会不知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知道你的一颦一笑,知道你内心的隐痛,知道你坚冰下柔软的内心,知道自己可以把你的冰融化。

  这是专属于我的自信哦。

tbc

真的是好久好久没有写东西了!!你们还记得这条咸鱼吗!!?

入了楚留香的巨坑ww以后就在这几个墙头跳跃-3-
有清和风碧海青天的旁友一起哈啤吗

可以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 ´▽` )ノ

 









评论(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