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城烟月🕊

瞎写写文的咸鱼王
叫阿月好吗
请找我玩!

b站、网易云同名(疯狂暗示

扩列请私信我♡_(:з」∠)_


橙海前面是太阳哦。

蔡居诚x你 融雪

 ä¸€---二---三---
失踪人口复健开始!
私设你是华山女侠-0-

 

一

 è”¡å±…诚听见门口梁妈妈谄媚地笑声时,心里烦躁起来,手中握着的酒杯晃了晃,撒出一片金黄。

  â€œå±…诚,开门!”梁妈妈扯着嗓子,把木门拍得砰砰响。

 è”¡å±…诚正要发作,梁妈妈已推门而入,身后站着个女孩子,着一身白衣,一头青丝披散在肩上,一双杏眼笑盈盈地瞧着他。

 è”¡å±…诚在武当山待了许久,往来的女香客向来都博不得他一瞥,却偏偏在你这一笑里晃了神。

 ä¸€æ„£ä¹‹ä¸‹ï¼Œä½ å·²ç»è‡ªè¡Œåœ¨æ¡Œæ—åä¸‹ï¼ŒæŒ‡ç”²è½»è½»æ•²ç€æ¡Œä¸Šç“·ç›˜çº¹ç€é’花的盘沿,笑道:“原来你便是武当被驱逐的蔡居诚,今日总算是见着了一回。”

 â€œä½ æžœç„¶æ˜¯é‚±å±…新派来嘲讽我的,是不是!”蔡居诚怒不可遏地从剑匣中拔出一把剑,暗暗发力朝你挥来。

 ä½ æ‡’洋洋地拔出腰间佩剑拨开来剑,朝着蔡居诚笑道:“蔡师兄可别这么猛撞,这玲珑坊可非动武之地。”

 è”¡å±…诚见自己使了五成内力发的剑被你轻巧地拨开,心中暗自称奇,只得一抚长衫坐在你对面。

 ä½ å´è‡ªé¡¾è‡ªåœ°å€’酒,时不时睨他一眼,只见得蔡居诚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å±‹é‡Œæ²‰å¯‚得只剩下两个人轻微的呼吸。

 è”¡å±…诚偶然向你腰间一瞥,看见了一支色泽光润玉箫。

 â€œçŽ‰ç®«é…å‰‘,你可是华山弟子?”

 ä½ æŠ¬å¤´æœ›ä»–一眼,却没有回答。

 ä½ å¹äº†å£æ°”,在桌上丢了一袋银币,站起身来。

 â€œå¤©è‰²å·²æ™šï¼Œé«˜å¸ˆå§è¯´è¿‡å¥³å­ä¸å¯ç‹¬èº«åœ¨å¤–,蔡师兄,我先告辞了。”你掀开窗板,一跃而下。

  è”¡å±…诚转过身来,只见你白色的衣袖在暮色中时隐时现,再去分辨,已然不见。

 ä½ æ­¤åŽ»ä¸€åˆ«ï¼Œä¾¿æ˜¯åŠä¸ªæœˆã€‚

二    
      你是见过蔡居诚的,只不过是风头正盛的蔡居诚。那是你还是华山刚入门的小师妹,只学了点皮毛,就跟着华真真师姐到金陵去卖灵芝。金陵人多眼杂,你们两个又都是小女孩,一个穿着皮袄的男子踱到你们的摊位旁,一双油腻的大手在灵芝上摸来摸去,可就是不提价格。

  华真真不耐烦了,朗声说道:“大叔,灵芝一斤两百两。”
   
   刚刚还对着你笑的大叔突然变了脸,恶狠狠地踢向你的桌子,嘴里谩骂着:“这年头做生意的都不讲道理!还不让人看了!怕不是掺了下等货,怕别人发现啊?”说着说着还摸了几朵灵芝就要走。

  突然从一个角落走出了几个少年,为首的那个穿着黑衣金冠,一把拦住他,“放下灵芝再走。”那男人向后就是一拳,少年从剑匣里拔出一把长剑,挡开男人的一拳,接着向前一挥,剑锋已经刺破了男人胸前衣襟。

  那男的吓得往后一跌,把怀里灵芝掏出来往地上一扔,一下子就跑得不见踪影。

  少年把灵芝捡起来,放回你的柜台上。灵芝早就被弄得蔫蔫地,眼见着是卖不出去了。你嘴角一撇,想着上山之后定要被华师兄骂,眼泪都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那个少年摸了摸你的头,你抬起头来,眼前的少年眉形似剑,如墨的眼深邃,却透着桀骜。“没关系,”他从怀里掏出一百两银两,“这些我买下来了。”“蔡师兄,那可是朴师叔刚给你的零用钱。”旁边的白衫少年提醒道。“没关系。”

  你拽了拽他的衣角,“敢问少侠大名?”

  他朝你微微一笑,“武当蔡居诚,有扰姑娘了。”他的眼里是骄傲和自信。

  你在心里默念着,蔡居诚。手握紧了又松开,脸上漾起了笑容。

  谁知道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处处受人追捧的蔡居诚,竟然成了他人口中的武当叛徒,是个武林里笑话。你攥紧了衣角,想要帮他渡过难关,就像是幼时他帮你那样。

  你拿起倚在墙角的长剑,一跃而出。

三

   那日蔡居诚趁着夜时清静,在室内修炼幼时师叔传给他的内功心法。屋顶上突然响起一阵阵杂乱的脚步,碎瓦残砖顺着楼顶掉落。

 è”¡å±…诚眉头一皱,起身越出窗口,向上一探,却是大吃一惊。

 çœ¼å‰èº«ç€ç™½è¡£ï¼Œæ‰‹æ‰§ä¸€æŠŠé•¿å‰‘的女子必然是你了,而你面前面容狰狞的男子,竟是他念念不忘的,使他堕入这种风月之地的的翟天志。

 ä½ ä¸€è·ƒè€Œèµ·ï¼ŒèˆžåŠ¨å‰‘柄刺向翟天志,他只淡淡抬头看了你一眼,眼中透出的冰冷的目光看得蔡居诚都觉得悚然。他只以赤手空拳与你相战,长剑在月光下挥舞闪烁,翟天志将门户守得极其严密,还在渐渐向外扩张,你的长剑几乎不能近身,但他也伤不了你。

   åªè§å¾—你突然大喝一声,挑起长剑向上跃起。 翟天志抢先一步,右掌向你头顶拍落。你向左闪去,谁知他那一掌只是虚招,左手伸出,已点了你右臂麻穴。你手指一松,长剑掉落在了地上。

 è”¡å±…诚知你处境不妙,暗自在手中扣上一枚毒菱,只要翟天志向你下了杀手,立即就要出手。

 ç¿Ÿå¤©å¿—捡起长剑,你自知不敌,却不退让,拔出腰间玉箫,死死抵挡,一步步得退向楼顶边缘。翟天志突然收手,冷笑着道:“那武当叛徒有什么好的,你要这样已死相救?”

 ä½ å’¬ç´§ç‰™å…³ï¼Œå´ä¸å›žç­”,只是挥起玉箫向他胸口点去。翟天志长剑格挡,剑锋一转刺向你的衣袖。你反而不偏不移地迎了上来,左手扣向他的脉门。

 ç¿Ÿå¤©å¿—没想到你是求两败俱伤,自己的生死伤亡早已不顾,慌忙向右闪躲,长剑却已刺入你手臂寸许。

 çº¢æ¢…染红了白衣,虽说不是什么致命伤,蔡居诚看着你右手手臂上伤口流出的血,左肋里的什么地方突然盛满了酸涩。

 ä½ å¤ºè¿‡é•¿å‰‘,向翟天志挥去。

 ç¿Ÿå¤©å¿—所识之人,都是以己利为重,他何曾见过你这样无所畏惧的人。“你疯了!”翟天志不可置信地看着你,身影一闪,已跃上了五福楼。转眼之间,他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è”¡å±…诚跳上楼顶,一把扶住已经瘫软下来的你,抱起来跃回房间。

 ä»–把你扶上床,简单把伤口包扎了一次,替你掖好被子,自己从床底搬出一床被褥,在地上铺开,躺下来看着窗外。

 çš“月当空,深蓝的天空下又是平静得没有波涛的夜。

四

    è”¡å±…诚是被颈旁吹来的热气痒醒的。转头一看,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床上滚了下来,却也没被吵醒。你梦里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正抿着嘴微笑。

 è”¡å±…诚正要猛的推开你,又看到了你手臂上泛红的绷带,又放下了手,起身凝视着你。

 ä½ æ­£é…£ç¡ç€ï¼Œä¸€å¤´ç€‘布般的青丝散落在枕头上,脸是红灯映雪的红,衬得你的面容更加姣好。长卷的睫毛挡住了平时流转着潋滟的双眼,蔡居诚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兴致,俯下身来数你的睫毛。“昨天晚上又是何必呢。”

 ä½ çªç„¶çå¼€äº†çœ¼ï¼Œå™—嗤地笑了一声,吓得蔡居诚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扶住桌沿。

“嘶----”你起身牵动了手臂上的伤口,痛得你皱了皱眉。蔡居诚伸手去扶你,却被你推了回去。

  “蔡居诚,你是不是有一点儿喜欢我?”你看向他的眼睛。有人说那墨色里只有冷硬的坚石,可你总觉得,他只是一团雪,看着像冰一般坚硬,可鼓起勇气触碰到他的时候,却又是那么柔软。

  蔡居诚别过头去,“你可别自作多情。”

  你笑着戳了戳他泛红的耳尖,“蔡师兄,你这叫欲盖弥彰。”

五

  后来蔡居诚想起这段往事,敲了敲正躺在他腿上看书的你的脑袋,“你当初怎么那么确定我喜欢上你了?”

  你把埋在书里的脑袋抬起来,嫣然一笑“我怎么会不知道?”

六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知道你的一颦一笑,知道你内心的隐痛,知道你坚冰下柔软的内心,知道自己可以把你的冰融化。

  这是专属于我的自信哦。

tbc

真的是好久好久没有写东西了!!你们还记得这条咸鱼吗!!?

入了楚留香的巨坑ww以后就在这几个墙头跳跃-3-
有清和风碧海青天的旁友一起哈啤吗

可以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 ´â–½` )ノ

 









【全职/男神×你】关于你们公开的那些事

失踪人口的复健_(:з」∠)_  内含周/黄/孙

★周泽楷

    那天是你的毕业演出,你考虑到他的一大票儿女友粉,再三地求他别去。

   结果当你从揭开幕布偷偷往外窥视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站在人群背后的身影。他带着黑色的口罩,双眼在舞台光的照射下有群星辉耀地闪烁。你看见他朝你摆了摆手,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你深吸一口气,坐在了闪着黑曜般光泽的钢琴前,指尖叩响琴键,开始了属于你的乐曲。

  手指悬停在空中,满场掌声不绝。

  你突然看到他迈开腿,顶着众人惊异的目光,走上了舞台。你听见他运动鞋与木地板摩擦的声音,还有自己砰砰的心跳。

他拉下口罩,吻上你的唇。

  那一刻,世界仿佛都静止了。

  你听见在你耳畔小声地说,毕业快乐。

  掌声亦响彻礼堂。

  你却看到他泛红的耳尖,悄悄抿起嘴笑了。

  果然还是不习惯这么张扬呢。





★黄少天

 
   在你们在一起的第三年,他突然约你去一家你无意中和他提过一嘴的西餐厅。

  你挽起头发,奇怪着一向喜欢去快餐厅的黄少天怎么突然邀请你来这里。

  侍者捧着一个银盘,上面是一个藕粉色的盒子。你似乎看见埋头切牛排的黄少天握着刀叉的手抖了一下。

  他站起来,接过盒子,打开。

  你看见了一枚戒指,钻石小小的,是素雅的款式,在灯光下闪着光泽。

  四周的人开始起哄,你看着他红着脸单膝跪下,仰起脸,是一副认真的神情。

  “我记得你不喜欢太大的钻石,所以先挑了这个,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挑。我知道我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好,总是乱丢袜子,总是熬夜,在你不舒服的时候我不懂得去安慰你。但是和你在一起,让我想要变得更好,看到你笑,我就觉得很开心。”

  你捂住了脸,脸上有温热划过。

  “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脑中划过了你们一起生活的一个个场景,第一次遇见时的咖啡馆,第一次约会的那个游乐场,第一次看电影的时候他故意选了恐怖电影想要表现男友力结果却比你还害怕……

   “我愿意。”




★孙翔

   荣耀情人节副本地图有个风景点是情侣约会圣地,所以你和孙翔老早就约好了一起过副本。

  于是那天孙翔抛开了沉默的队长和看透一切的副队,偷偷跑到小会议室里,刷卡上了线。

  霞光正好,沙鸥翔集,你们的角色身上都被镀了一层金光。你操纵着角色看向了孙翔的角色,刚好四目相对。

  好浪漫呢。你用手托着脑袋,耷拉着毛茸茸的拖鞋的脚晃动着,你抿着嘴偷笑了起来。

  【路人甲】大新闻啊!一叶知秋私会神秘女友!就在情人节副本地图上啊!

  【路人乙】我看到啦!就在风景点上含情脉脉呢!

  你的笑僵在脸上,看了一眼身边角色的名字,一叶知秋。身边已经聚集了一大票的吃瓜群众。

  【一叶知秋】哎呀,插错卡了。。。。

   “孙翔明天你自己看着怎么解释!”

  “解释什么?正好公开呗。”

  “羊习习我怀疑这是你策划已久的阴谋。”

  “我不是 我没有 你胡说!”

TBC

其实是很久以前的存货改了改x

求求你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๑°3°à¹‘)

感谢一直看我尬文的那几位♡

 

 

【全职/男神×你】当你在生理期时

失踪人口的复健作(我也觉得这篇写得尬,很尬,超级尬)

内含韩/周/孙

嗝。

★韩文清

  韩文清满头大汗地推开家门,心中想着对刚才跑的那几趟已经超过了平时的耐久,嘴角不着痕迹地上扬了那么一下下,却看见你裹着毛毯摊在家里的皮沙发上,空调呼呼地吹着凉风,身强体壮如韩文清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韩文清一只手抓着灰色的毛巾在脖子上上擦了几下,另一只手拨开你额前的刘海,试了试你额头的温度。

  “给你买了奶茶。”他在你身边坐下,“今天生理期吗,脸色不太好看。”

  “嗯。。。怎么是热的啊。。。”你拍开他平放在你头顶的手掌,不满的嘟囔着。

  韩文清扬起眉毛,“你还想像上次一样痛到去医院?”

  你猛然想起了上次贪心偷吃了几根冰棍的痛苦历史,老老实实地任着韩文清把你搂进怀里。

   一点点的奶茶就算热的也很好喝啊,韩文清的胸膛就算全是肌肉不舒服也是温暖的啊。你这样想着。




★周泽楷

   你难受地在床上把自己蜷成了一个球,小腹上传来的尖锐的疼痛让你的双眉紧蹙。

  周泽楷从枕头上朦朦胧胧地抬起头,隐约地感到你有点不对劲。然后就发现卷着被子缩成一个虾仁的你。

  “怎么了,难受?”他撩开你因汗湿而黏在脸上的长发,看到了你苍白的脸色,顿时了然。

  “昨天吃了一碗刨冰。。。”你支支吾吾地解释道。

   他翻身下床,然后你就听见外边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不久,当你迷迷糊糊地要睡着了的时候,感觉到一个温热的东西被放到了肚子上。“嗯…?”你努力张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看见周泽楷的俊秀的脸近在咫尺,在凌晨的微光中闪着光泽。

  “热水袋。”他摸了摸你的头,帮你把被子盖好 ,自己也随之躺在你身边。“睡吧 。”



 

★孙翔

   孙翔依依不舍地放开了鼠标,看到你抱着被子蹲坐在一旁沙发上,一脸不满地看着他。

   “……媳妇儿怎么啦!刚才游戏里的那个女牧师是江波涛啦。”孙翔挠了挠脑袋,推测你可能是误会了。

  “不是,我只是想喝雪碧,你能不能帮我下楼去买一瓶。,要冰的。”你摇了摇头,还是觉得你家习习的脑回路总是跟你不一样。

  “好嘞!”他随手抓起五块钱就跑出了门。

  孙翔站在门口的楼梯上猛然想起,今天你不是还在生理期吗?你现在身体这么好了?孙翔不解地嘟囔着,打开了大门。

  不一会儿,你就听见了你期盼已久的开锁声。“等一下。”孙翔一抬头就看见了你企盼的眼神,“我给你拿个杯子装一下。”

“雪碧拿杯子装?”你不解地歪了歪脑袋。“孙翔什么时候喝个饮料都这么高大上了?”

  “喝吧。”孙翔从厨房里端着个玻璃杯坐在你身边,把杯口递到你嘴边。

  你深信不疑地喝了一大口,然后呛得弯下腰咳了许久。
 
   “这他妈是啥。。。咳咳。。”你回味了一下刚才喝到嘴里的奇怪的味道。

  “媳妇儿你今天还在生理期啊别以为我不知道,所以我就给你把雪碧热了一下。”孙翔双手叉进头发,得意地咧开嘴笑着。

  “……”你眼角抽搐着。“那羊习习请你自己喝掉吧。”

  “不喝算了。”孙翔一把抓起瓶子一饮而尽。

   “咳咳咳。。。好难喝。。”孙翔一口水喷了出来,“完全没有雪碧的味道嘛。”

   “您今日的特供饮料。”你带着专业的微笑看着他。

    “……”




TBC

羊习习的这篇是我的亲身经历啊
雪碧只要不冰就完全没有雪碧的味道变成一瓶纯粹的气泡水啊暴风捶桌

求求你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â—¡`❁)*✲゚*

感谢一直看我尬文的那几位♡


 
  
 

【全职/喻文州×你】Por una cabeza

      ä¸€æ­¥ä¹‹é¥ã€‚

    年少的喻文州坐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古旧泛黄的车体摩擦着发出轻微的噪声。耳机里传来缓缓的男音:
  
    “Por una cabeza        
       todas las locuras
      su boca que besa……”

   他仰头,看着车顶弧形的轮廓,却被那一步之外的一抹身影夺去了目光。

  你穿着一身素静的棉裙,却无从遮盖窈窕的身躯。微卷的齐颈短发泛着柔和的棕色,柔嫩的耳尖在发丝中探出。两只柔嫩的手指环抱着一叠书籍。你身上有一股果木的清香,萦绕着钻进他的鼻尖。

  你是那样的缄默,但他的视线却从未离开过你。
  
   喻文州猛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偏不倚地直视了你许久,连忙挪开视线,不自然地飘向了窗外。等他再转过头来,你的身影却已不见。

  之后,喻文州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身穿白裙的女生,她似乎从未存在一般,却又是那样清晰地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他见过无数种女人,丰盈撩人,甜腻芬芳,却再没见过你那般清新脱俗的香味。

  喻文州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让他去x大演讲,老同学的邀请,无从拒绝。喻文州苦笑着披上了黑色的风衣,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到了那个木棉盛开的校园,邀请他的同学却迟迟没有出现。喻文州有些皱了皱眉。

  突然,他听到了那首《Por una cabeza》,钢琴的声音从他前方的琴房里流淌而出,飘旋在他的身边,与之相伴的,是那久违的果木香。

  喻文州的脚步突然急促起来,不像是有他以往给人的那种不温不火的状态。他扶住门框,看到了坐在钢琴前的身影。

  是你。当年的少女已经有了成熟的韵味,短发已经长至腰间,用白色的皮筋松松地绑在脑后。清秀的脸庞却如同没有经历过岁月的痕迹。

   你闭着眼,夕阳从窗外肆意射进,在你的脸庞上投上睫毛的细影,飞尘在你身边星星点点地闪耀。

   琴音在你们两人之间缓缓流淌,他靠在门框上,你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却在少年羞涩的心情下如同万丈。

  一曲结束,余音绕梁。

  你抬首,向门边的他微笑,满意地看着他有些慌乱的脸庞。“先生,这么久了,你依然没有变。”

   “我从未忘记过你。”

   “既然命运让我们再次相遇。”

   “那让我们将这一步之遥化为虚无吧。”

   “好。”少年有些颤抖的尾音,就如同你们初次相遇时他微红的脸庞。

  看着你的笑容,他猛然想起一句话,“你的眼里仿佛有万丈星空。”

 
    “我不要再赌了,不想再等待那祯离别照。”
 
  

           TBC

    听歌时候突然的脑洞?
   希望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