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城烟月🕊

瞎写写文的咸鱼王
叫阿月好吗
请找我玩!

b站、网易云同名(疯狂暗示

扩列请私信我♡_(:з」∠)_


橙海前面是太阳哦。

蔡居诚x你 融雪

 ä¸€---二---三---
失踪人口复健开始!
私设你是华山女侠-0-

 

一

 è”¡å±…诚听见门口梁妈妈谄媚地笑声时,心里烦躁起来,手中握着的酒杯晃了晃,撒出一片金黄。

  â€œå±…诚,开门!”梁妈妈扯着嗓子,把木门拍得砰砰响。

 è”¡å±…诚正要发作,梁妈妈已推门而入,身后站着个女孩子,着一身白衣,一头青丝披散在肩上,一双杏眼笑盈盈地瞧着他。

 è”¡å±…诚在武当山待了许久,往来的女香客向来都博不得他一瞥,却偏偏在你这一笑里晃了神。

 ä¸€æ„£ä¹‹ä¸‹ï¼Œä½ å·²ç»è‡ªè¡Œåœ¨æ¡Œæ—åä¸‹ï¼ŒæŒ‡ç”²è½»è½»æ•²ç€æ¡Œä¸Šç“·ç›˜çº¹ç€é’花的盘沿,笑道:“原来你便是武当被驱逐的蔡居诚,今日总算是见着了一回。”

 â€œä½ æžœç„¶æ˜¯é‚±å±…新派来嘲讽我的,是不是!”蔡居诚怒不可遏地从剑匣中拔出一把剑,暗暗发力朝你挥来。

 ä½ æ‡’洋洋地拔出腰间佩剑拨开来剑,朝着蔡居诚笑道:“蔡师兄可别这么猛撞,这玲珑坊可非动武之地。”

 è”¡å±…诚见自己使了五成内力发的剑被你轻巧地拨开,心中暗自称奇,只得一抚长衫坐在你对面。

 ä½ å´è‡ªé¡¾è‡ªåœ°å€’酒,时不时睨他一眼,只见得蔡居诚低着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å±‹é‡Œæ²‰å¯‚得只剩下两个人轻微的呼吸。

 è”¡å±…诚偶然向你腰间一瞥,看见了一支色泽光润玉箫。

 â€œçŽ‰ç®«é…å‰‘,你可是华山弟子?”

 ä½ æŠ¬å¤´æœ›ä»–一眼,却没有回答。

 ä½ å¹äº†å£æ°”,在桌上丢了一袋银币,站起身来。

 â€œå¤©è‰²å·²æ™šï¼Œé«˜å¸ˆå§è¯´è¿‡å¥³å­ä¸å¯ç‹¬èº«åœ¨å¤–,蔡师兄,我先告辞了。”你掀开窗板,一跃而下。

  è”¡å±…诚转过身来,只见你白色的衣袖在暮色中时隐时现,再去分辨,已然不见。

 ä½ æ­¤åŽ»ä¸€åˆ«ï¼Œä¾¿æ˜¯åŠä¸ªæœˆã€‚

二    
      你是见过蔡居诚的,只不过是风头正盛的蔡居诚。那是你还是华山刚入门的小师妹,只学了点皮毛,就跟着华真真师姐到金陵去卖灵芝。金陵人多眼杂,你们两个又都是小女孩,一个穿着皮袄的男子踱到你们的摊位旁,一双油腻的大手在灵芝上摸来摸去,可就是不提价格。

  华真真不耐烦了,朗声说道:“大叔,灵芝一斤两百两。”
   
   刚刚还对着你笑的大叔突然变了脸,恶狠狠地踢向你的桌子,嘴里谩骂着:“这年头做生意的都不讲道理!还不让人看了!怕不是掺了下等货,怕别人发现啊?”说着说着还摸了几朵灵芝就要走。

  突然从一个角落走出了几个少年,为首的那个穿着黑衣金冠,一把拦住他,“放下灵芝再走。”那男人向后就是一拳,少年从剑匣里拔出一把长剑,挡开男人的一拳,接着向前一挥,剑锋已经刺破了男人胸前衣襟。

  那男的吓得往后一跌,把怀里灵芝掏出来往地上一扔,一下子就跑得不见踪影。

  少年把灵芝捡起来,放回你的柜台上。灵芝早就被弄得蔫蔫地,眼见着是卖不出去了。你嘴角一撇,想着上山之后定要被华师兄骂,眼泪都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那个少年摸了摸你的头,你抬起头来,眼前的少年眉形似剑,如墨的眼深邃,却透着桀骜。“没关系,”他从怀里掏出一百两银两,“这些我买下来了。”“蔡师兄,那可是朴师叔刚给你的零用钱。”旁边的白衫少年提醒道。“没关系。”

  你拽了拽他的衣角,“敢问少侠大名?”

  他朝你微微一笑,“武当蔡居诚,有扰姑娘了。”他的眼里是骄傲和自信。

  你在心里默念着,蔡居诚。手握紧了又松开,脸上漾起了笑容。

  谁知道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处处受人追捧的蔡居诚,竟然成了他人口中的武当叛徒,是个武林里笑话。你攥紧了衣角,想要帮他渡过难关,就像是幼时他帮你那样。

  你拿起倚在墙角的长剑,一跃而出。

三

   那日蔡居诚趁着夜时清静,在室内修炼幼时师叔传给他的内功心法。屋顶上突然响起一阵阵杂乱的脚步,碎瓦残砖顺着楼顶掉落。

 è”¡å±…诚眉头一皱,起身越出窗口,向上一探,却是大吃一惊。

 çœ¼å‰èº«ç€ç™½è¡£ï¼Œæ‰‹æ‰§ä¸€æŠŠé•¿å‰‘的女子必然是你了,而你面前面容狰狞的男子,竟是他念念不忘的,使他堕入这种风月之地的的翟天志。

 ä½ ä¸€è·ƒè€Œèµ·ï¼ŒèˆžåŠ¨å‰‘柄刺向翟天志,他只淡淡抬头看了你一眼,眼中透出的冰冷的目光看得蔡居诚都觉得悚然。他只以赤手空拳与你相战,长剑在月光下挥舞闪烁,翟天志将门户守得极其严密,还在渐渐向外扩张,你的长剑几乎不能近身,但他也伤不了你。

   åªè§å¾—你突然大喝一声,挑起长剑向上跃起。 翟天志抢先一步,右掌向你头顶拍落。你向左闪去,谁知他那一掌只是虚招,左手伸出,已点了你右臂麻穴。你手指一松,长剑掉落在了地上。

 è”¡å±…诚知你处境不妙,暗自在手中扣上一枚毒菱,只要翟天志向你下了杀手,立即就要出手。

 ç¿Ÿå¤©å¿—捡起长剑,你自知不敌,却不退让,拔出腰间玉箫,死死抵挡,一步步得退向楼顶边缘。翟天志突然收手,冷笑着道:“那武当叛徒有什么好的,你要这样已死相救?”

 ä½ å’¬ç´§ç‰™å…³ï¼Œå´ä¸å›žç­”,只是挥起玉箫向他胸口点去。翟天志长剑格挡,剑锋一转刺向你的衣袖。你反而不偏不移地迎了上来,左手扣向他的脉门。

 ç¿Ÿå¤©å¿—没想到你是求两败俱伤,自己的生死伤亡早已不顾,慌忙向右闪躲,长剑却已刺入你手臂寸许。

 çº¢æ¢…染红了白衣,虽说不是什么致命伤,蔡居诚看着你右手手臂上伤口流出的血,左肋里的什么地方突然盛满了酸涩。

 ä½ å¤ºè¿‡é•¿å‰‘,向翟天志挥去。

 ç¿Ÿå¤©å¿—所识之人,都是以己利为重,他何曾见过你这样无所畏惧的人。“你疯了!”翟天志不可置信地看着你,身影一闪,已跃上了五福楼。转眼之间,他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è”¡å±…诚跳上楼顶,一把扶住已经瘫软下来的你,抱起来跃回房间。

 ä»–把你扶上床,简单把伤口包扎了一次,替你掖好被子,自己从床底搬出一床被褥,在地上铺开,躺下来看着窗外。

 çš“月当空,深蓝的天空下又是平静得没有波涛的夜。

四

    è”¡å±…诚是被颈旁吹来的热气痒醒的。转头一看,你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床上滚了下来,却也没被吵醒。你梦里不知道是梦到了什么,正抿着嘴微笑。

 è”¡å±…诚正要猛的推开你,又看到了你手臂上泛红的绷带,又放下了手,起身凝视着你。

 ä½ æ­£é…£ç¡ç€ï¼Œä¸€å¤´ç€‘布般的青丝散落在枕头上,脸是红灯映雪的红,衬得你的面容更加姣好。长卷的睫毛挡住了平时流转着潋滟的双眼,蔡居诚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兴致,俯下身来数你的睫毛。“昨天晚上又是何必呢。”

 ä½ çªç„¶çå¼€äº†çœ¼ï¼Œå™—嗤地笑了一声,吓得蔡居诚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扶住桌沿。

“嘶----”你起身牵动了手臂上的伤口,痛得你皱了皱眉。蔡居诚伸手去扶你,却被你推了回去。

  “蔡居诚,你是不是有一点儿喜欢我?”你看向他的眼睛。有人说那墨色里只有冷硬的坚石,可你总觉得,他只是一团雪,看着像冰一般坚硬,可鼓起勇气触碰到他的时候,却又是那么柔软。

  蔡居诚别过头去,“你可别自作多情。”

  你笑着戳了戳他泛红的耳尖,“蔡师兄,你这叫欲盖弥彰。”

五

  后来蔡居诚想起这段往事,敲了敲正躺在他腿上看书的你的脑袋,“你当初怎么那么确定我喜欢上你了?”

  你把埋在书里的脑袋抬起来,嫣然一笑“我怎么会不知道?”

六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知道你的一颦一笑,知道你内心的隐痛,知道你坚冰下柔软的内心,知道自己可以把你的冰融化。

  这是专属于我的自信哦。

tbc

真的是好久好久没有写东西了!!你们还记得这条咸鱼吗!!?

入了楚留香的巨坑ww以后就在这几个墙头跳跃-3-
有清和风碧海青天的旁友一起哈啤吗

可以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 ´â–½` )ノ

 









啊啊啊啊啊啊早上单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开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全职/男神×你】关于你们公开的那些事

失踪人口的复健_(:з」∠)_  内含周/黄/孙

★周泽楷

    那天是你的毕业演出,你考虑到他的一大票儿女友粉,再三地求他别去。

   结果当你从揭开幕布偷偷往外窥视时,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站在人群背后的身影。他带着黑色的口罩,双眼在舞台光的照射下有群星辉耀地闪烁。你看见他朝你摆了摆手,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你深吸一口气,坐在了闪着黑曜般光泽的钢琴前,指尖叩响琴键,开始了属于你的乐曲。

  手指悬停在空中,满场掌声不绝。

  你突然看到他迈开腿,顶着众人惊异的目光,走上了舞台。你听见他运动鞋与木地板摩擦的声音,还有自己砰砰的心跳。

他拉下口罩,吻上你的唇。

  那一刻,世界仿佛都静止了。

  你听见在你耳畔小声地说,毕业快乐。

  掌声亦响彻礼堂。

  你却看到他泛红的耳尖,悄悄抿起嘴笑了。

  果然还是不习惯这么张扬呢。





★黄少天

 
   在你们在一起的第三年,他突然约你去一家你无意中和他提过一嘴的西餐厅。

  你挽起头发,奇怪着一向喜欢去快餐厅的黄少天怎么突然邀请你来这里。

  侍者捧着一个银盘,上面是一个藕粉色的盒子。你似乎看见埋头切牛排的黄少天握着刀叉的手抖了一下。

  他站起来,接过盒子,打开。

  你看见了一枚戒指,钻石小小的,是素雅的款式,在灯光下闪着光泽。

  四周的人开始起哄,你看着他红着脸单膝跪下,仰起脸,是一副认真的神情。

  “我记得你不喜欢太大的钻石,所以先挑了这个,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挑。我知道我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好,总是乱丢袜子,总是熬夜,在你不舒服的时候我不懂得去安慰你。但是和你在一起,让我想要变得更好,看到你笑,我就觉得很开心。”

  你捂住了脸,脸上有温热划过。

  “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脑中划过了你们一起生活的一个个场景,第一次遇见时的咖啡馆,第一次约会的那个游乐场,第一次看电影的时候他故意选了恐怖电影想要表现男友力结果却比你还害怕……

   “我愿意。”




★孙翔

   荣耀情人节副本地图有个风景点是情侣约会圣地,所以你和孙翔老早就约好了一起过副本。

  于是那天孙翔抛开了沉默的队长和看透一切的副队,偷偷跑到小会议室里,刷卡上了线。

  霞光正好,沙鸥翔集,你们的角色身上都被镀了一层金光。你操纵着角色看向了孙翔的角色,刚好四目相对。

  好浪漫呢。你用手托着脑袋,耷拉着毛茸茸的拖鞋的脚晃动着,你抿着嘴偷笑了起来。

  【路人甲】大新闻啊!一叶知秋私会神秘女友!就在情人节副本地图上啊!

  【路人乙】我看到啦!就在风景点上含情脉脉呢!

  你的笑僵在脸上,看了一眼身边角色的名字,一叶知秋。身边已经聚集了一大票的吃瓜群众。

  【一叶知秋】哎呀,插错卡了。。。。

   “孙翔明天你自己看着怎么解释!”

  “解释什么?正好公开呗。”

  “羊习习我怀疑这是你策划已久的阴谋。”

  “我不是 我没有 你胡说!”

TBC

其实是很久以前的存货改了改x

求求你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๑°3°à¹‘)

感谢一直看我尬文的那几位♡

 

 

【全职/男神×你】当你在生理期时

失踪人口的复健作(我也觉得这篇写得尬,很尬,超级尬)

内含韩/周/孙

嗝。

★韩文清

  韩文清满头大汗地推开家门,心中想着对刚才跑的那几趟已经超过了平时的耐久,嘴角不着痕迹地上扬了那么一下下,却看见你裹着毛毯摊在家里的皮沙发上,空调呼呼地吹着凉风,身强体壮如韩文清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韩文清一只手抓着灰色的毛巾在脖子上上擦了几下,另一只手拨开你额前的刘海,试了试你额头的温度。

  “给你买了奶茶。”他在你身边坐下,“今天生理期吗,脸色不太好看。”

  “嗯。。。怎么是热的啊。。。”你拍开他平放在你头顶的手掌,不满的嘟囔着。

  韩文清扬起眉毛,“你还想像上次一样痛到去医院?”

  你猛然想起了上次贪心偷吃了几根冰棍的痛苦历史,老老实实地任着韩文清把你搂进怀里。

   一点点的奶茶就算热的也很好喝啊,韩文清的胸膛就算全是肌肉不舒服也是温暖的啊。你这样想着。




★周泽楷

   你难受地在床上把自己蜷成了一个球,小腹上传来的尖锐的疼痛让你的双眉紧蹙。

  周泽楷从枕头上朦朦胧胧地抬起头,隐约地感到你有点不对劲。然后就发现卷着被子缩成一个虾仁的你。

  “怎么了,难受?”他撩开你因汗湿而黏在脸上的长发,看到了你苍白的脸色,顿时了然。

  “昨天吃了一碗刨冰。。。”你支支吾吾地解释道。

   他翻身下床,然后你就听见外边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不久,当你迷迷糊糊地要睡着了的时候,感觉到一个温热的东西被放到了肚子上。“嗯…?”你努力张开睡意朦胧的眼睛,看见周泽楷的俊秀的脸近在咫尺,在凌晨的微光中闪着光泽。

  “热水袋。”他摸了摸你的头,帮你把被子盖好 ,自己也随之躺在你身边。“睡吧 。”



 

★孙翔

   孙翔依依不舍地放开了鼠标,看到你抱着被子蹲坐在一旁沙发上,一脸不满地看着他。

   “……媳妇儿怎么啦!刚才游戏里的那个女牧师是江波涛啦。”孙翔挠了挠脑袋,推测你可能是误会了。

  “不是,我只是想喝雪碧,你能不能帮我下楼去买一瓶。,要冰的。”你摇了摇头,还是觉得你家习习的脑回路总是跟你不一样。

  “好嘞!”他随手抓起五块钱就跑出了门。

  孙翔站在门口的楼梯上猛然想起,今天你不是还在生理期吗?你现在身体这么好了?孙翔不解地嘟囔着,打开了大门。

  不一会儿,你就听见了你期盼已久的开锁声。“等一下。”孙翔一抬头就看见了你企盼的眼神,“我给你拿个杯子装一下。”

“雪碧拿杯子装?”你不解地歪了歪脑袋。“孙翔什么时候喝个饮料都这么高大上了?”

  “喝吧。”孙翔从厨房里端着个玻璃杯坐在你身边,把杯口递到你嘴边。

  你深信不疑地喝了一大口,然后呛得弯下腰咳了许久。
 
   “这他妈是啥。。。咳咳。。”你回味了一下刚才喝到嘴里的奇怪的味道。

  “媳妇儿你今天还在生理期啊别以为我不知道,所以我就给你把雪碧热了一下。”孙翔双手叉进头发,得意地咧开嘴笑着。

  “……”你眼角抽搐着。“那羊习习请你自己喝掉吧。”

  “不喝算了。”孙翔一把抓起瓶子一饮而尽。

   “咳咳咳。。。好难喝。。”孙翔一口水喷了出来,“完全没有雪碧的味道嘛。”

   “您今日的特供饮料。”你带着专业的微笑看着他。

    “……”




TBC

羊习习的这篇是我的亲身经历啊
雪碧只要不冰就完全没有雪碧的味道变成一瓶纯粹的气泡水啊暴风捶桌

求求你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â—¡`❁)*✲゚*

感谢一直看我尬文的那几位♡


 
  
 

【全职】蓝雨不是庙(五)

  这篇是重写的!(拍黑板!)

  前几篇请戳头像!(今天的我还是不会贴链接!/理直气壮地挺起胸膛)

好啦

正文

开始
                         

   晨间的阳光肆意洒进女生的房间,微卷的发丝缠绕盘旋在枕边,纤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微地颤动。

  闹钟响了。

  赵沫翻身,一巴掌拍过去。

  “啪叽”闹钟玻璃的一面磕在桌角,美好的画面嘎然而止。

  赵沫揉了揉眼角,顶着强烈的阳光和床板的挽留起了床。习惯性地打开电脑,进入了荣耀的登录界面。

  一出城,就看见久违的那个身影。

  “落灰!”赵沫习惯性地喊出了声。

  女战法转过头来,熟悉的干脆嗓音从耳机传来。“呀,月落,好久不见。”

  两人并肩走在小镇的街上,耳机里填满了身边玩家的叫卖声。

  “我看到你的报道了。”月落孤雁小心翼翼地开口。

  “恩。你去了蓝雨,对吧。”孤城落辉微微一笑,将泛着金光的战矛握在身后。

  “以后很少有机会像这样走在一起了吧。”赵沫突然有些遗憾。

   “那就赛场上见呗。”赵沫完全可以脑补出江瑶满不在乎而又爽朗的笑容。

   之后两人又一起刷了几个副本,才不舍地在主城里下了线。

  赵沫刚退出界面,手机就“嗡”地振动了一下。赵沫抓起手机,灵巧的手指飞快地输入了十六位密码。

                           喻队

【喻队】赵沫,有个人想和你去jjc比几把,有空么?^_^

赵沫不假思索地想答应,看到句尾的那个诡异的微笑(?),心中涌上不祥的预感。

荣耀竞技场。

月落孤雁手上拿着她改良过的霜满天,站在竞技场门口。在里边等着她的,是一个叫烈焰火尽的魔道学者。“同职业的pk吗。”赵沫微微一笑。她知道喻文州不会随随便便让队员和别人去pk(黄少天悄悄溜走),这个对手一定不是可以让她简单获胜的人。

  果不其然。月落孤雁风格诡谲,可是对方的打法更加出其不意。不管月落孤雁如何尝试抢回节奏,他都能一一化解。赵沫的手心开始浸出了汗,敲击键盘的速度越来越快,料不到对方的手速也随之飙了上来。

  没过多久,月落孤雁就倒在了地上。赵沫呆呆地看着屏幕。她只堪堪地打掉烈焰火尽68%的血量。她从来没有输得这么彻底过,况且还是同职业之间的pk,可见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和意识都差距甚大。

  【月落孤雁】队长。。。。。

  【索克萨尔】没关系。你能和他打成这样很不错了。继续加油,争取打趴他们^_^

   【月落孤雁】???烈焰火尽是谁?

   【夜雨声烦】对!打扁微草!队长说的好!
 
   【月落孤雁】微草?那刚才和我pk的是。。。

  【流云】是微草的王杰希前辈哦。

  【月落孤雁】!!!???

  【索克萨尔】他问我我们新魔道的水平,我觉得拿他当当陪练挺划算的。就答应了。

  刚才和我pk的是王杰希,微草的魔术师王杰希。赵沫双手贴在脸颊上,心里汹涌翻腾着。我的偶像,王杰希?

  赵沫是在第二赛季的时候开始玩荣耀的。一开始,她玩的是剑客。直到第三赛季,那个名叫王杰希的选手一头撞破了新秀墙,用出人意料的风格令所有的荣耀玩家震撼。

  她下意识地关注了王杰希的动向,他的每场比赛,她都会在写完作业之后看。她买了一张新的账号卡,开始玩魔道学者,憧憬着自己将来会向王不留行一样,在观众的注目下,击溃面前的对手。

  一年一年过去,月落孤雁的名声在神之领域越来越响,她还交到了朋友,也就是孤城落辉。荣耀带给过赵沫欢笑,自豪和感动,这也是她下定决心加入蓝雨的原因。

  【王不留行】请求加你为好友

  赵沫的瞳孔猛然放大。王杰希,请求加她为好友?

   “怎么了?赵沫妹子没事发呆不好的哎我听过一个故事说一直发呆会被鬼附身哦——咦?”
 
    “我靠我靠臭不要脸的王杰希居然心怀不轨地想要勾搭我们蓝雨的妹子!队长!”

  赵沫这才发现喻文州和黄少天正站在她背后。 

  “他说想让你和他们家英杰多pk几次,以寻求共同进步。”

  “他明摆着是想知道他们微草的未来和赵沫打有多少胜算嘛真是的。”黄少天撇了撇嘴。

  “我也想看看,我们的魔道和他们的pk,有多少胜算。”喻文州笑眯眯地看着赵沫。

  赵沫被喻文州阴险(?)的微笑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用颤巍巍的手指点了同意。

————————————————————

我感觉我要写偏题了。。。。(嗝)
所以赵沫之后就归了(。0)(吧)

新的一周要开始了
我又不能日更了(。ò ∀ ó。)
十分抱歉!

感谢一直看我尬文的那几位♡

求求你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â—¡`❁)*✲゚*

嗝。

 

【全职】蓝雨不是庙(四)

   这篇是重写!()写完发现无敌短小!

开学日更好困难。。。。(日更失败的借口)

前几篇请戳头像!(今天的我依然我不会贴链接)

好啦

正文

开始

   没过几天,蓝雨在记者招待会上正式宣布了赵沫和卢瀚文出道的事情。到来的记者们迅速地分成了两波,一边涌向了腼腆地笑着的卢瀚文,更多的围在了赵沫面前。

  赵沫蓝雨唯一的女队员的身份让记者们对她的水平有些好奇,总有一些名不经传的小杂志的记者对她提出一些难题,好在喻文州站在她的身旁,在赵沫面露难色的时候帮她混过去。

  记者会结束之后,赵沫和卢瀚文明显松了一口气,黄少天理解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终于结束啦,不过以后的记者会我可以帮你们蒙混过去得啦本剑圣对付记者的经验无比充足!”

  走在最后的喻文州嘴角抽动了一下,“ 少天你以后记者会还是少说点话比较好。”

  “哎哎队长我是好意帮你顶过去好吗你个忘恩负义喻文州dheihcbskwiebfkhjbs……”

  回到俱乐部,赵沫顺手打开了微博,在自己和卢瀚文出道的报道下面,提到了霸图F4。赵沫笑了笑,想起了以前听别人开玩笑说的霸图养——那条微博最后的一段让她睁大了眼睛。

   “……同时宣布了新人江瑶出道的消息,江瑶操纵的角色是孤城落辉,职业是战斗法师,据说是一位风格较强硬的女选手,和霸图的风格很搭配……”

   “孤城落辉。”赵沫念着那个自己耳熟能详的名字。那个曾经与自己的月落孤雁一起战斗的战法。

   赵沫突然涌起了一股冲劲,虽然不知道接下来的常规赛会不会让自己上,但是她很期待可以在正式的赛场上和孤城落辉打一场。

  其实两个人以前在jjc打过很多很多场,结果经常是五五开。在不久的将来,她们不知道会以什么方式见面。

赵沫摸到了休息室,准备找点夜宵吃。结果老远就看见了在黑暗中无比明亮的休息室。

  喻文州,黄少天,卢瀚文,郑轩,一个个全都坐在沙发上。

  “呀!赵沫!我们本来还想着你应该早就睡着了来着!”正在和喻文州抢着吃一盒冰激凌的黄少天在百忙之中抬起头,朝她咧嘴一笑——嘴角还沾着奶油。

  喻文州放下了手中的勺子,瞥了一眼得意洋洋地把盒子往自己那里挪的黄少天,叩了叩桌面。

  “既然都来了,那我们先讨论一下各个战队的变化,明天再商量一下常规赛怎么打。”

  “没想到霸图居然也找了个妹子,真是的,本来还想跟他们炫耀一下的。”黄少天用手撑着脑袋,鼓着腮帮子有点遗憾地说。

  “不知道那个妹子水平有多厉害,能被韩文清和张新杰看中的人,水平肯定不俗。”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了霸图新出道的江瑶,以及她变态的身高。

  “听说那个妹子174啊我去我们比赛千万别遇到霸图啊不然我岂不是站起来跟那个妹子差不多!还是我们赵沫好!”

  “那个……其实我和江瑶在游戏里认识……”赵沫小心翼翼地开口。

   喻文州手中的笔在指尖缝间转了一圈,“说说,她水平怎么样?”

  “跟我差不多,我们在jjc基本上都是五五开。”赵沫托着脑袋,回答着。

  “确实应该重视。”黄少天难得正经了一回。

   直到已经走到了自己房间门口,赵沫才猛然发现,刚才黄少天那句话实在夸自己吗! 

  “嘿嘿嘿嘿。。。。”赵沫抱着枕头在床上滚了一圈。

————————唠叨时间—————————

不知道孤城落辉的话请去看看第一章!_(:з」∠)_

赵沫是一个比较慢热害羞有点缺乏安全感的姑娘,所以她在喻文州黄少天他们面前会比较拘束,在独处的时间会暴露出自己的本性()

江瑶是一个比较随性洒脱的女生,跟人很自来熟,所以她的故事我想再写一个中篇/长篇,我觉得她这样的女生比较适合和韩文清(疯狂撩老韩)或者张新杰(强迫症患者VS懒散拖拉患者)

在我深思熟虑之后决定赵沫要么就给某喻姓心脏队内消化或者老韩(铁汉柔情啊啊啊我要起飞)。其实大眼我觉得也很适合?(大眼吹的救赎!)

快!评论给我建议!

求求你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â—¡`❁)*✲゚*

感谢一直看我尬文的那几位♡

(话说我几天没更就掉粉啊啊本来就没粉我好痛苦)

嗝。

【全职】蓝雨不是庙(三)

这个是重写的!!(之前的太太太尬了我看不下去了)

一二请戳头像_(:з」∠)_(今天的我依然不会贴链接)

这是我日更的第二天!(我的内心充满了雄心壮志)
赵沫同学成功打入敌军内部!
快!告诉我你们想要小沫沫嫖谁啊啊啊(我还是想知道你们想看谁)
不然我就嫖蓝雨的未来之花了!(我开玩笑的赵沫还年轻她不能去坐牢。。。)
我废话说完了

正文

开始

       过了几天,结果出来了。赵沫的测试结果高过了大多数的训练营成员。作为一个普通玩家,俱乐部自然是把她当做天才在培养。蓝雨的一众队员们也动不动来和赵沫jjc几场。

     受到俱乐部的赏识和重点培养,赵沫必然是有人羡慕有人嫉妒。有人羡慕她与生俱来的天赋,有人质疑她只不过是个蓝雨的卖点。

    这些流言蜚语赵沫不是不知道,但是她在心里确实理解他们的想法。自己多年的努力却被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踩在脚底下。直到有一天她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一个端着餐盘的男生路过她身边,说了几句嘲讽的话。赵沫猛地抬起头,“不服的话,我们去jjc啊。”

    那个男生吓了一跳,从前他们说她的不是的时候,那个女生从来一言不发,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尖锐的话。他梗着脖子,“好啊,早就想知道你一个普通玩家怎么进的训练营。”

   打到一半他就后悔了,眼前的这个魔道学者打法实在刁钻,有点像…有点像…魔术师!她的打法,确实有魔术师的影子,但却又有她自己的风格。把那个心高气傲的战斗法师打得找不着北。

   “……”不到一分半,大大的金色荣耀字样就跳了出来。那个年轻气盛的小男生微张着嘴,手指尖微微颤抖。

   赵沫冷淡地瞟了他一眼,转身离座。背后一群原本等着看她笑话的小孩全都无话可说了起来,额头上冒着冷汗。

   这个新来的魔道学者,也忒厉害了吧……

   赵沫面无表情地走出了门,然后在拐角处笑成了个傻子。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在这时往训练营走过来,一眼就看见了躲在角落捂着嘴的赵沫。

  喻文州有点担心地走向前去,心里想着小姑娘不会哪里不舒服吧。走进了才看到,赵沫笑得像个三百斤的橘猫(划掉)

  “……”喻文州拉过正在组织语言的黄少天,往训练营走去。一进大门,一群小男生就哭天喊地地哀嚎着说新来的那个魔道学者怎么怎么凶残的事迹。

  “……”黄少天张了张嘴,然后指着那个垂头丧气的战斗法师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谁让你惹赵沫的啊哈哈哈她一气起来可凶了(就是被我和队长搞死了几次)!”
 
  喻文州一把捂住黄少天的嘴巴,把他往门外拖,黄少天扯住喻文州的手臂,含糊不清地叫着“唔啊啊队长你带我往哪里走啊唔赵沫妹子你好啊!”

  赵沫揉了揉笑得发酸的脸,“呀,队长,副队。”喻文州放开了黄少天,“走,去训练室,看看你最近进步得怎么样。”

果不其然,经过了着两三个月的训练,赵沫的水平和意识都提高了很多,她和卢瀚文打了五场,两胜三负,虽然她的胜利有一点卢瀚文失误的原因,但是赵沫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至少自己确实进步了很多嘛,赵沫偷偷咧起了嘴角。

   喻文州看了她的八场pk,点了点头,圆珠笔在纤长的手指上转了一圈,稳稳地落在了桌上。

  第二天,经理就拿着合同找到了赵沫。赵沫叼着面包,不解地看着经理。经理被她的目光弄得有点不好意思,扶了扶镜框,“那个,赵小姐,蓝雨俱乐部邀请你成为我们正式的一名战队队员。”

  赵沫有点恍惚,但是周围训练营的营员的议论声把她拽回了现实。

  她接过了合同,上面三百万年薪让她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她只记得自己晕晕乎乎地签了名,又晕晕乎乎地在训练营全员的注视下跟着经理把宿舍搬到了队员宿舍,然后晕晕乎乎地到了战队训练室和大家见面。

  直到她终于闲下来坐在床上,在微博上看到了蓝雨俱乐部发布的签约自己的微博以及一堆感叹蓝雨终于不再是庙的粉丝时,她才清醒了一点。自己居然真的成为了一名荣耀职业选手。赵沫有点不敢相信,甚至怀疑这是一个梦。

  好吧,梦就梦吧,反正我今天好开心。赵沫眯着眼笑着倒在了床上,一转眼就睡着了。

没了。

希望你们喜欢♡

感谢一直看我尬文的那几位♡

求求你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â—¡`❁)*✲゚*

最后

快!告诉我你们想嫖谁啊啊啊(疯狂咆哮)

【全职】蓝雨不是庙(二)

 è¿™ä¸ªæ˜¯é‡å†™ï¼

一请戳头像(不会贴链接。。。)

女主是一个比较慢热(嗝就是刚开始端庄可爱傻白甜,后来疯癫随便大姐头(划掉))

  我依然没有想好让沫沫攻略谁。。。。所以快告诉我你们想嫖谁!(咆哮)

正文

开始

    18岁的赵沫同学,现在面临着一个选择。
她刚刚考上自己心仪的大学的一个好专业,蓝雨却在她面前摆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她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打开了通讯录。本来在去学校的宿舍前和爸妈说好了自力更生的,结果还是不断地有事得请他们帮忙。

    爸妈的态度出乎赵沫的意料,妈叹了口气,居然跟她说年轻的时候,应该尝试一下。“???”赵沫有些不解。但是也许是自身的期待在鼓动着自己,她给喻文州打了电话。“好,我来。”

    挂掉电话的喻文州嘴角上扬了一阵,一旁的黄少天看见自家队长挂掉了一个来路不明的电话之后居然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我去不是吧队长你勾搭了谁家的姑娘啊这么开心。”

    喻文州凑到黄少天的耳畔,说了赵沫同意的事。本来黄少天还被他靠得太近弄得脸上泛红,但在听说了这事成了之后,之前的事都烟消云散。

——————蓝雨庙的和尚们——————

    
     【夜雨声烦】各位和尚们看过来啊!我有个爆炸刺激的消息要告诉大家啊!
   
     【索克萨尔】^_^
 
     【枪林弹雨】???咩咩咩?

     【夜雨声烦】一个可以让我们蓝雨昂首挺胸扬眉吐气的消息!   
                                           
     【涛落沙鸣】莫非……

     【枪林弹雨】莫非……

     【八音符】莫非……

     【流云】蛤?

     【夜雨声烦】我们蓝雨要有妹子啦!

     【枪林弹雨】!!!

     【涛落沙鸣】笑容突然出现……

     【夜雨声烦】想不到吧!辣鸡!

     【索克萨尔】明天大家准备下^_^

     【流云】蛤?
 
     【灵魂语者】我错过了什么?

      总之,第二天赵沫拖着自己的行李到蓝雨大楼前时,看到的景象大概是这样的:

     蓝雨的各位队员以及训练营的各位自发地跑到了门口,抢过她的行李,然后簇拥着她往里走。

    他们是真几百年没看见女队员了啊……赵沫看着喜气洋洋的蓝雨众,摇了摇头。

   因为她还只是训练营成员,所以经理把她安排到了训练营宿舍。在到她的房间的途中,赵沫所过之处,都有一群小男孩在探头探脑。

  “你先整理一下,待会儿喻队会来带你去做常规训练。”

   赵沫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走进了自己的宿舍。

  “……”粉色的纱质窗帘,地上铺着毛茸茸的藕粉地毯,还有床头木几上的公主风台灯。“这是……传说中的直男眼光?”赵沫倒退一步,撞上了衣柜,她才想起来自己要整理衣服。

   她刚把行李箱里的衣服摊出来,敲门声就从门口传了出来。

  喻文州在门口站了半晌,见门是开的,以为赵沫已经整顿完了,便推门而入。没想到女孩子有那么多东西。赵沫的行李箱大开着,化妆品和衣服散落一地。赵沫蹲在中间,自言自语地挑挑拣拣。

   喻文州扶额,叩了叩门框。赵沫慌忙地回过头,“哎呀喻队!不好意思我忘记了!”赵沫吐了吐舌头,朝喻文州咧嘴一笑。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走吧。”

  赵沫小心翼翼地跟在喻文州的背后,东张西望地看着经过的一扇扇门,突然一阵紧张。

  “到了。”喻文州推开一扇大门,迎面而来的是蓝雨训练营的全貌。一排排的桌子前坐着一个个怀揣着梦想的孩子,在电脑前不厌其烦地做着一遍又一遍的训练。

   做完了基础测试,又和训练营的几个学员去竞技场pk了几把,赵沫恍惚地觉得,自己好像还挺厉害的嘛。

  赵沫玩荣耀玩了八年了,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她就砸进了荣耀的巨坑,一到周末就拉帮结派地上游戏。她身边的队友换了一波又一波,橙武也越来越多,后来还误打误撞地拥有了一把银武霜满天。唯一不变的,是月落孤雁。赵沫唯一的一张账号卡。

   所以,当经理提到账号卡时,赵沫突然紧张地猛抬头,双手攥紧了裙摆。她知道,俱乐部一般会直接分配满级账号卡。喻文州看了看一脸紧张的赵沫,皱了皱眉,对经理说:“我觉得,她可以直接用她原来的账号卡。她有一把银武,只要再添加几件提升一下性能就可以了。”

   赵沫立刻用感激的眼神看着喻文州,喻文州朝她微微一笑。“怪不得喻文州有那么多脑残粉,确实长得好帅啊…”赵沫托着脑袋,瞄了喵正在和总管研究她的银武的喻文州,脸颊突然有点发热。

  她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想什么呢……赵沫暗自埋怨着自己。

   

——————————————————————
我要开始日更!_(:з」∠)_(虽然觉得很难坚持。。。。。)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嗷(今天这篇好短小。。)

求求你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â—¡`❁)*✲゚*

感谢一直看我尬文的那几位♡

 
 

【全职/喻文州×你】Por una cabeza

      ä¸€æ­¥ä¹‹é¥ã€‚

    年少的喻文州坐在摇摇晃晃的公交车上,古旧泛黄的车体摩擦着发出轻微的噪声。耳机里传来缓缓的男音:
  
    “Por una cabeza        
       todas las locuras
      su boca que besa……”

   他仰头,看着车顶弧形的轮廓,却被那一步之外的一抹身影夺去了目光。

  你穿着一身素静的棉裙,却无从遮盖窈窕的身躯。微卷的齐颈短发泛着柔和的棕色,柔嫩的耳尖在发丝中探出。两只柔嫩的手指环抱着一叠书籍。你身上有一股果木的清香,萦绕着钻进他的鼻尖。

  你是那样的缄默,但他的视线却从未离开过你。
  
   喻文州猛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偏不倚地直视了你许久,连忙挪开视线,不自然地飘向了窗外。等他再转过头来,你的身影却已不见。

  之后,喻文州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身穿白裙的女生,她似乎从未存在一般,却又是那样清晰地印刻在他的脑海里。

  他见过无数种女人,丰盈撩人,甜腻芬芳,却再没见过你那般清新脱俗的香味。

  喻文州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让他去x大演讲,老同学的邀请,无从拒绝。喻文州苦笑着披上了黑色的风衣,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到了那个木棉盛开的校园,邀请他的同学却迟迟没有出现。喻文州有些皱了皱眉。

  突然,他听到了那首《Por una cabeza》,钢琴的声音从他前方的琴房里流淌而出,飘旋在他的身边,与之相伴的,是那久违的果木香。

  喻文州的脚步突然急促起来,不像是有他以往给人的那种不温不火的状态。他扶住门框,看到了坐在钢琴前的身影。

  是你。当年的少女已经有了成熟的韵味,短发已经长至腰间,用白色的皮筋松松地绑在脑后。清秀的脸庞却如同没有经历过岁月的痕迹。

   你闭着眼,夕阳从窗外肆意射进,在你的脸庞上投上睫毛的细影,飞尘在你身边星星点点地闪耀。

   琴音在你们两人之间缓缓流淌,他靠在门框上,你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却在少年羞涩的心情下如同万丈。

  一曲结束,余音绕梁。

  你抬首,向门边的他微笑,满意地看着他有些慌乱的脸庞。“先生,这么久了,你依然没有变。”

   “我从未忘记过你。”

   “既然命运让我们再次相遇。”

   “那让我们将这一步之遥化为虚无吧。”

   “好。”少年有些颤抖的尾音,就如同你们初次相遇时他微红的脸庞。

  看着你的笑容,他猛然想起一句话,“你的眼里仿佛有万丈星空。”

 
    “我不要再赌了,不想再等待那祯离别照。”
 
  

           TBC

    听歌时候突然的脑洞?
   希望你会喜欢。

 
                   

【全职】蓝雨不是庙(一)

   这次把原来的重写了一次_(:з」∠)_

   上次写的太太太太尬了!(虽然这次也很尬的说)请务必不要去看原来的(懒得删)

   
    这次的大概就是赵沫被心脏二人转组发掘到蓝雨,成为了蓝雨庙里的一位尼姑(bushi)的故事。

    cp未定,悄悄问一下你们想让她和谁在一起咩_(:з」∠)_

  
    正文

   来了

     “叮咚!”赵沫刚打开桌上的电脑,插进自己的账号卡,孤城落晖的对话框就迫不及待地弹了出来。

      【孤城落辉】月落妹子刷活动本不?

        赵沫抿嘴一笑,拿起桌边的马克杯,啜了一口咖啡。孤城落辉是她在荣耀里认识的好朋友,也许是因为游戏里的名字相仿,他们很聊得来,经常一起组队刷怪刷副本。

        【月落孤雁】好啊,我在副本门口等你。
        【孤城落辉】成,等我一下。

          赵沫的角色月落孤雁是个魔道学者,她的风格比较诡谲,在神之领域也是排在天梯前一百多名的高手。神之领域高手甚多,而她有名的原因是她是个妹子,更主要是,这个妹子高手还有把银武“霜满天”。这就很令人好奇了。因此每次月落孤雁出现,身边总有一些围观的人。赵沫操纵着角色在活动副本“圣诞森林”门口渡着步,没有理会在一旁探头探脑的一个小剑客。

        【孤城落辉】来了。

          月落孤雁抬头一看,孤城落辉已经站在了面前。

         “落灰你终于来了啊,姐姐我等你好久了。”赵沫轻声笑着,操纵着月落进了副本。

          这次圣诞节的副本是一片森林,林中纷纷扬扬地下着大雪。森林里的每一棵树上都系着礼物盒。系统提示是一次副本进十五人,进入森林找礼物盒,等到礼物盒全被收集完了之后,再过五分钟就集合到森林里的一栋木屋找圣诞老人结算来着。赵沫用手撑着脑袋,努力回想着刚才匆忙扫过的公告栏。

        月落孤雁和孤城落辉并肩走进了森林里的一个路口。月落孤雁蹬地起飞,在森林上空审视着整个森林的全貌。

       “我去,这森林忒适合魔道学者啊!”你听见耳机里传来的一声牢骚,嗓音像个尚不成熟的男生。

       “呵呵,我们可以去抢啊,少天。公告栏上写着呢,杀人不犯法。”一个温柔的男音传来,却让赵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真心脏,也不知道是谁。”你恶狠狠地嘟囔着,“看我待会儿把你拍死。”

       月落孤雁在空中转了个圈,撇下在树林里使劲儿蹦哒着想够到树枝上的礼盒的孤城落辉,往那两个声音的方向飞去。

      随着距离的拉进,她看到了那两个人的名字。呦,一个叫“黄少天宇宙第一帅”的剑客和一个叫“索克•幽殇•樱释•萨•酷炫•尔”的术士,等级在神之领域都是令人嗤之以鼻的低。

    “名字真不要脸。”赵沫无语地摇了摇头,轻轻落在他们头顶旁的树枝上,带着好奇的心情听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其实也不能叫做聊天,都是那个叫什么黄少天宇宙第一帅的一直在叽叽喳喳地说话。“这倒是还挺像黄少天的”赵沫自言自语着。不过她倒是没觉得这会是黄少天本人,顶多是个脑残粉罢了。

     “哎哎哎队长你干什么让我们上小号打活动本啊还是这种…名字…”

     “帮公会做点贡献。”

      “……这种地图我们拿不到几个礼物盒吧队长。”

     “这不还有在我们头顶上蹲着的那位吗。”这次他温和的语气中带了点诙谐。

     “卧槽!”赵沫数了数自己的背包,二十一个礼物盒,再看了看下边虎视眈眈的两人,“唰啦”地骑起扫帚就要走。

       结果被索克•幽殇•樱释•萨•酷炫•尔的束缚术给缠住了。

      然后月落孤雁被打死了。

      然后他们瓜分了赵沫的礼物盒。

       嗝。

     “特喵的有没有一点素质啊说抢就抢啊啊啊二打一要不要脸啊!”赵沫拍着桌子,看着电脑里上帝视角的月落孤雁骂着。

      赵沫气急败坏地点开了黄少天宇宙第一帅的聊天窗,请求加为好友。

    “哼,要不是你抢我礼物盒,谁会想去加你好友啊!”赵沫愤愤地想着。

      【黄少天宇宙第一帅】同意了您的好友请求。

      【月落孤雁】喂!快点还我礼盒!有没有素质啊!

      【黄少天宇宙第一帅】呦呵月落妹子可以杀人抢礼盒是公告栏上写着的诶这锅我可不背_(:з」∠)_
      
        “……”赵沫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颜文字。

        【月落孤雁】我不管!反正你得赔我!这是我半个小时的心血诶!

        【黄少天宇宙第一帅】那要不妹子咱们打一场?你赢了我把我和队长的礼物盒还给你,你输了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

        赵沫脑子一热,居然答应了。

      【月落孤雁】好,房间号。
 
     【黄少天宇宙第一帅】房间号731。

       赵沫找到了这个房间号,点了进去。他没有开修正,奇怪的自信。

      虽然刚才两个人对她一个把她打的够呛,但是面对彼此的等级差异,赵沫很奇怪他为什么这么自信。

     但是很快她就不奇怪了。

     “锵!”剑客的剑收入剑鞘,看着眼前摊在地上的魔道学者,“哈哈妹子,服气了吧!”

       赵沫看着剑客5%的残余血量,心中很不服气。

      愿赌服输嘛,赵沫想着。

     “说吧,什么条件。”赵沫干脆地说。

      “我说,月落小姐,你愿意参加蓝雨训练营吗。”这是一个不同的温柔的嗓音。

      “蛤?”月落孤雁呆在原地。

      “咳咳…”耳机里的人轻笑了一声,“你好,我是蓝雨队长喻文州,请问你有兴趣参加蓝雨训练营吗?”

       “我……”赵沫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了一个阳光的,但是她听着觉得十分欠扁的声音。

       “哎哎哎妹子说好的啊愿赌服输诶你必须要来的!”

       “能给个电话吗?”又是那个温柔而危险的嗓音。

       “……恩。”赵沫不知道自己今天怎么了,这么相信耳机里那两个声音。

        电话铃声很快就响起了。赵沫连忙拿起手机,划开锁屏,“喂?”

       “卧槽啊队长真的是个妹子!”你一接通电话,就听到了一个人激动的声音。

       “哎哎哎妹子我是黄少天啊那个蓝雨的黄少天你认识我吧!说好的答应我一个条件哦现在我们邀请你来蓝雨训练营练习哦!激动吧!”

         “……哦”赵沫今天格外地淡定。

          “请考虑一下,我们十分欣赏你的天赋,希望你能加入我们蓝雨俱乐部。”这回是一个比较令人安心的声音。

          “恩,好的,我考虑一下。”赵沫答应着,只是声音有些颤抖。

           挂掉电话,赵沫瘫在沙发上,有些不知所措。

        现在暑假才刚开始,自然没有什么问题。就是到了开学之后,她始终做不出抉择。她还是个大一学生,不知道爸妈听了会怎么想。

      不过赵沫啊,人家不一定会把你留很久吧。

     18岁的赵沫同学,陷入了纠结之中。


     我也不知道落灰同学后来有没有抢到礼盒。_(:з」∠)_
   
    补作业的日子真难熬_(:з」∠)_

    依然不会写连载系列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_(:з」∠)_(反正我觉得好尬)

    但是我依然要说:

    求求你给个小红心小蓝手呗咸鱼需要谷粒谷力!(❁´â—¡`❁)*✲゚*

   谢谢一直看我的尬文的那几位昂♡